投資報告

主題投資也適用債券

Michael Scott表示「升息不是影響債市的關鍵,景氣才是!」他以美國債券市場為例,至1997年1月到2009年1月金融危機爆發後這段期間,他比對美國公債與公司債的利差變化,發現除高收益債券外,多數債券其實都與利率呈現低度相關,「景氣」才是影響債券市場的關鍵。

2018年4月26日

Michael Scott

Michael Scott

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

聯準會升息循環啟動後,從此擾亂債市一池春水,此後只要美公債稍有波動,往往在市場捲起驚人賣壓。最近例子如4月13日至4月15日,美十年期公債連跌3日,債市可能面臨修正的言論,再次甚囂塵上。

波動大,投資人難免人心惶惶。施羅德債券基金經理人Michael Scott,擁有十多年債市投資經驗,身為債市沙場老將的他,見識過不少起落,也親身經歷了上次2004年至2006年的升息循環。他目前為施羅德環球收息債券基金(本基金有相當比重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基金之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以下是他接受專訪談及升息環境如何影響債市,以及升息環境下的投資機會。

升息不是影響債市關鍵

Michael Scott開宗明義就說「升息不是影響債市的關鍵,景氣才是!」他以美國債券市場為例,至1997年1月到2009年1月金融危機爆發後這段期間,他比對美國公債與公司債的利差變化,發現除高收益債券外,多數債券其實都與利率呈現低度相關,「景氣」才是影響債券市場的關鍵。

他表示目前的全球景氣仍處在復甦階段,唯一的顧慮是聯準會緊縮步調過快可能影響全球經濟,「聯準會升息可能會對全球經濟帶來影響,不過我認為即使發生,那也是2019年的事了。」而且他也認為,目前聯準會升息步調依舊緩慢,同時,歐洲與日本央行仍在寬鬆階段,以上對債市來說都是利多。

整體來說,他認為債市投資人不需要太過悲觀,只要按照每個國家不同的景氣循環週期,循序配置標的,投資契機依然存在。

政治動盪正是入市的契機

當然,央行長期「買盤」已經讓全球資產膨脹不少,並這不表示市場不存在便宜標的,而是代表「搶便宜」的時間點變得更關鍵。

回顧過往最佳的入場時機,幾乎都是政治事件鬧翻天,引發市場動盪的時刻。Michael Scott說明,無論是2016年中的英國脫歐、2016年底的義大利公投,或2017年4月的法國大選,以上每件案例皆帶動債市一陣下跌潮,「但注意,動盪過後,市場都有一波反彈,意味市場恐慌就是最好的入市時機。」也就是說,善於收割政治風險,就能找到獲利機會。

閃閃發光的債券類型

現今債市最有價值的標的就與政治動盪息息相關。Michael Scott直言,歐洲的經濟基本面良好,「政治的短期混亂,反而讓歐洲高收益債成為便宜資產」,他接著補充,只要慎選現金流穩定,不用過度擔心周轉困難的產業,例如能源、金融產業等都是值得考慮的標的。

除了歐洲高收益債外,Michael Scott更鍾情英鎊計價投資級債券,「沒人知道英國硬脫歐(hard brexit)會不會發生,但是對硬脫歐的擔心已經反映在英鎊投資級債券上,讓債券價格直直落。發行這些投資級債券的公司,破產的機率微乎其微,加上匯率誘因,讓英鎊投資級債券變得非常吸引人」,Michael Scott強調。

除了英國、歐洲等成熟國家外,Michael Scott認為新興市場依舊存在不少投資機會,即使波動頻仍,估值也較兩年前稍高,但只要慎選標的,仍能找到具潛力的市場,「拉丁美洲是佈局重點之一,尤其巴西;巴西通膨明顯改善,央行會持續降息,實質工資上揚,失業率下降。整體來說,經濟成長動能強勁。就是理想標的。」

主題式選債正夯

總體市場分析只是Michael Scott勾勒投資藍圖的第一步,低利環境讓全球信貸市場呈現爆炸性成長,債券品質參差不齊,慎選標的變得比以往更重要。

至於該怎麼選? Michael Scott坦言,要挑出高品質債券,重點在於先找出引領潮流的投資主題,沿著投資主題順流而下的尋找標的,才能事半功倍;過往只有股市習慣談趨勢股,但隨著債市越來越蓬勃發展,這樣的方法也逐漸適用債市。

Michael Scott認為現階段主宰世界走向的投資主題包含人口變化、科技化、環境保護等等。以人口變化來說,人口年齡分佈的變動,將帶來醫療保健需求的增加,而公司如何因應這股潮流? 除了產業的顯著變遷,連消費機制這樣的細節,也足以決定一間公司是否適者生存;他進一步解釋,每個年齡層有不同消費習慣,老年人還依賴現金,年輕人已習慣行動支付,公司有否針對目標客戶發展合適的消費機制? 諸如此類的細節正透露這間公司有否跟上潮流,也是經理人下手的考量之一。